消失在记忆中的小河

作者:王素玉

我又回到了故乡。村西的小河,与记忆完全不一样。

早年,河床略低于河畔,一年中很少有断流的时候。河边绿树成荫,菖蒲如兰,绿草似毡。蒲公英、水豌豆、野百合等花儿竞相绽放,争奇斗艳,如同慷慨大度的造物主将大把大把的钻石和金子撒在河畔上。

那时雨水充沛,芳草萋萋。草的种类颇多,草丛的蚂蚱也很多,抬脚轻轻一扫,能惊起好多只。水中青蛙、蝌蚪、小鱼小虾比比皆是。河畔上的庄稼也长势喜人,丰收在望。那时小河与人、与芸芸众生、相处得格外和谐。

眼下的景况,却与早年迥然不同了。雨水奇缺,河流干涸,有些植物已销声匿迹,加上河中无水,小鱼小虾早就看不到踪影。尤其最近几年,每当山洪暴发,湍急的洪水宛若巨大的输送带,将河床加深,距河畔足有一人多高,俨然一道壕沟。

这条小河南去不远,便汇入了一条大河,也是胶东半岛最大的河流。当年,我曾在当地乡政府工作,那时河滩上全是人造林,约有几千亩,蓊蓊郁郁,仿佛一片绿云,在当时的山东省也是闻名遐迩的。工作余暇,我常在林中徜徉,或聆听鸟唱,或潜心构思,久而久之,对这里的环境极为熟悉。

此番故地重游,不免触目惊心,大河的命运比村西的小河更为悲惨,昔日的几千亩河滩林早已荡然无存,水边的蒹葭了无踪影。河道成为沙场,挖下去有五六米深,挖得直见岩石,河的两边形成陡峭的沙崖。身历其境,恍若走进长长的深涧,据说从入海口到其上游,全都是如此,挖沙者在不择手段地掠夺自然资源后很快暴富,两岸百姓却遭殃,河畔悬空,涵养不住地下水,机井水源枯竭,庄稼无水灌溉。尤为严重的是,临河村庄的水井统统干涸了,村民们只得花钱出去买水吃,常此以往,如何是好?

河流是大地的命脉,是生命之源。人类本该更爱惜,却反而肆无忌惮地伤害她。这条大河被迫陷入到了无生机的深深河道,失意的河水蜷缩在深涧里,显得无奈,充满了忧伤。人类不保护她,她也无法造福人类,恶性循环,将愈演愈烈。

这条大河尚且如此,其他河流能安然无恙么?

消失在记忆中小河

创建时间:

2018年08月13日

上一篇:

下一篇: